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
来源: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发稿时间:2020-03-30 16:09:17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无症状感染者有两种,一种是刚开始没有症状,但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医学观察几天后出现了症状,这类属于处于潜伏期的病人;另一种是过了潜伏期之后也没有症状出现,这类就属于携带者。需要指出的是,只有后者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

因为前方有着很多巨大的、很根本的不确定性,所以老胡才要把这个问题讲出来,对冲互联网上一些试图带节奏把我们搞晕的人。国务院新闻办3月31日下午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央指导组指导组织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进展。

武汉大学健康学院院长于学杰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医学界主要是担心无症状感染者会持续传染给其他人,有明显症状的感染者还可以隔离住院,无症状感染者因为难以被发现,正常活动中有不断传染给其他健康人群的风险,增加了消灭病毒的难度。”

“我觉得最可怕的,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防控就很麻烦,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于学杰说。

什么有限责任政府无限责任政府,少给我扯这些淡。少些感染,少些死人,这是今天所有治理最硬核的指标。谁试图忽悠公众,通过打岔让人们忘记这个绝对的东西,都是别有用心。

“流行病调查没有统一、绝对的标准,这就要求我们流调人员要开展更详细的调查,比如对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的旅居史、接触史,是否去过危险地区,接触过一些高危人群;如果流行病调查做的比较粗,可能就简单问下姓名、住址、年龄,参考意义就比较小了。”王培玉认为,目前需要搞清楚的两个科学问题是,无症状感染者的百分比例是多少,无症状能持续多长时间。

但是转来转去,怎么最后一想,还是中国做得对啊。事实太强大了,总有人想用舆论的黑幕把这些事实盖住,让我们在他们设计的逻辑中打转,让我们跟着他们一起怀疑、愤怒,搞错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同时,重视轻症患者的治疗,减少病毒载量,切断轻症向重症的转化途径。严格落实院感防控措施,4万多名援鄂医务人员无一人感染,最令人欣慰。近日,河南、湖北、浙江均出现无症状感染者案例,无症状感染者防控问题再度受到关注。其中,河南新增的本地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带出三个无症状感染者。

中国的体制的确有不足,但那不是在危急时刻可以用10万到20万人命去填的人道主义大漏斗。我们对抗疫不足的追究,反思都应该进行,同时要看到,它们与美国人民应当进行的质问,与美国的那些问题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需要自我鞭策,但不能把自己抽晕了,以为我们舆论场口诛笔伐的那些具体问题真的比能够允许死“10到20万人”的那些问题更加罪恶。

由于无症状感染者没有临床症状,几乎不会因主动就诊而被发现,目前主要通过密切接触者筛查、聚集性疫情调查和传染源追踪调查等途径发现。这也成为流行病调查的难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