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称联系药厂帮助约翰逊 后者发言人婉拒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非典、禽流感、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时至3月12日,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超1500人,疫情在45个州以及首都华盛顿出现。福奇连续两天在国会出席听证会。他发出警告,病毒流行的历史经验表明美国疫情“会比现在更糟”,而美国医疗系统“并没有真正适应当下的需要”。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左一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一天之后,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疫情。

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瘦削,说话声音沙哑。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

向公众解释疫情该如何拿捏,福奇认为,在疫情重要信息和公众内心恐惧之间有着“微妙的平衡”。“这很难做到,因为你必须诚实。要确保你说的绝对是事实,不要隐瞒数据。”

基于事实和数据说话,不厌其烦传播防疫常识的严谨态度,让福奇赢得美国人的尊重和追捧。他在白宫发布会上的画面被做成了“表情包”。纽约一位商家在疫情期间推出一款印有福西头像的甜甜圈,结果意外畅销,甚至有人开车3小时前往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