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累计4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 2例订正为确诊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莫里,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ICU床位,以及呼吸机的数量,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

警方称,4日晚23时左右,岛田翻墙闯入安倍位于东京涉谷区的私宅。警报装置被触发后,警方赶到现场,逮捕了站在院子里的岛田。据日本电视台消息,她还携带了汽油罐、催泪喷雾和一把刀具。当地时间3日,一位名叫 Peter Antevy 的美国儿科医生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在今年一月份的第一周曾病的很重,“症状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而刚刚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的检测显示他有“曾经感染的迹象”,该条推特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很多人均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或更早时间出现过同样症状,而美国方面首个确诊病例是在1月21日公布的。

有医学专家认为,这一数据能降低医护人员的风险,并挽救生命。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提到,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多在发病3-5天后开始出现阳性,IgG抗体滴度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增高。杨占秋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IgG抗体呈阳性说明至少在一个月以前就被感染过。

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不过,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一位网友说:“我的理解是,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我会谨慎使用(该工具的结果),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

对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建议,每所医院应记录其员工感染新冠病毒的数量。但加德纳表示,由于医院担心可能出现“不安全”的情况,希望保护这些信息,因此可能无法获取受感染工作人员的数据。

而在全国范围内,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

24小时内,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在回复留言时,他表示,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