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排列3

                                                                1分排列3

                                                                来源:1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7-01 06:38:31

                                                                6月29日,印度信息技术部发布公告,援引相关法律法规,以所谓的“从事的活动有损印度主权和完整、印度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为由,决定阻止部分中国手机应用程序在印使用。中方对此表示强烈关注,坚决反对。

                                                                律政司司长欢迎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港区国安法》

                                                                站在印度政府施政的全局角度看,所谓“基建竞争”是巨大的累赘,由此引发的边境摩擦也得不偿失。但是,这一糟糕的“死循环”却让内部利益集团拥有强大的社会影响力,导致历届印度政府无法从中脱身。

                                                                因此,印度军方、部分政客和媒体乐得在中印问题上大秀“鹰派作风”。比如印度陆军素来有实现“双线作战”的追求,从军事角度讲,显然欠缺合理性。昔日强横一时的德国也无法实现,以印度的先天不足、后天不及格,怎么可能成功?

                                                                总之,印度的边境基建规划不仅构思宏大,而且“高瞻远瞩”。但是在执行方面,完全是另一回了。宏大的构思主要是“应对中方”的假想,已经形成了一套模式。中方只要在西藏乃至西部地区投入基建,敏感的印方必然“跟风”,加印一套宏伟的基建蓝图以示对抗。

                                                                实际上,不要说“中国威胁”并不真实存在,“基建竞争”也多半出于幻想。印度如果认真实现那些公路、铁路、桥梁、隧道等的基建蓝图,集举国之力也未必成功。何况印度国内糟糕的基建急需改善,否则边界的交通体系美轮美奂也是枉然。而国内的基建升级,已经让印度政府的财政捉襟见肘。

                                                                印度边境基建:图纸满满、工程不完

                                                                反观中国,对所谓“基建竞争”并不热衷,也没有必要过于热衷。以中国强大的基建能力和国力,也无需举国之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今日(6月30日)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港区国安法》)。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网站30日发表新闻公报称,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作出声明,她表示,作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会致力做好工作,协助委员会制定维护国家安全的政策,推进相关的法律制度。郑若骅说,律政司已设立专门的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检控部门,依法处理相关的检控工作和法律事务。

                                                                短期内,在整体基建水平上看齐中国显然不可能,印度也只能在边境地区的局部大做文章,所以把中印边界实控地区的基建提高到“主权象征”的层面高度重视。

                                                                从历史传统角度看,中国对印度从无领土野心,边境问题主要是英国殖民时代的负面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