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总理重新注册医生资格 将通过电话问诊病患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这其中,还不包括非航班入境的人员。进一步按照3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数据推算,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以来,全国陆地口岸海港空港入境人员日均12万人次。即便是按照3月11日开始计算,到集中隔离政策出台的3月25日,两个周的时间,也有约168万人入境。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记者以居民的身份致电了广州市疾控中心,得到的回复是,“理论上隔离满14天需要进行核酸检测,但是否能严格做到居家隔离,对方并不清楚,称具体情况要联系当地居委会。

集中隔离政策前,多少人境外回国人员已处于居家隔离?

印度政府当地时间6日下午召开内阁联合会议商讨目前疫情形势,印度总理莫迪及内阁部长等政要出席会议。会议结束后,印度新闻信息广播部长普拉卡什·贾瓦德卡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印度政府决定下调内阁成员及政府议员未来一年工资的30%,消减的工资将划拨到印度联合基金会,用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记者统计,北京首例境外关联病例,为3月5日从英国来到北京,3月12日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北京出台规定,自3月25日,境外人员入京采取集中隔离政策。广东、上海相继出台了类似的政策。

入境人员及控隔离的情况下,为何还是出现了境外关联病例呢?在采取集中隔离政策之前,有多少人从境外来到中国,已经处于居家隔离?

针对可能存在168万境外输入居家隔离人员状况,以及是否再采取集中隔离以及核酸检测?

居家隔离真的能“隔”住吗?国外返京女子不隔离外出跑步视频曾一度引发热议。3月23日,北京报告首例境外关联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确诊之前,这位患者曾与楼下确诊入境进京邻居同走一个楼梯。上海、广州也陆续公布境外输入关联病例,密切接触了境外回国人员。【环球网报道】4月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科里·德伯格葛雷夫(Cory Deburghgraeve)的自述式报道,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他表示,“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