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
来源:武汉籍一家三口重庆隔离记发稿时间:2020-03-28 18:23:26


她了解到,酒店现在正在给客人协商换房间,就是解决问题的速度有点慢。还有小部分人已经被换了酒店,而剩下的大部分人没有被换酒店。

针对郝同学反应的情况,观察者28日致电奥蓝际德商务酒店,酒店前台工作人员称,“您想了解什么信息的话,您可以通过政府口径。酒店的具体信息我们也不清楚,您想了解酒店的各方面信息的话,您联系我们的领导。”

目前在院隔离治疗3例(本地确诊病例1例、境外输入病例2例,均为轻症)。

酒店:您想了解的信息,可以联系政府机关

“前两个晚上我都很冷,今天开始我就有点发烧了。我很害怕,我希望我只是冻感冒了。”她说,现在一起在这儿隔离的同一航班乘客许多都是留学生,他们有个交流群。她从群里了解到,很多人的体温都在37度以上,还有人说出现咳嗽、腹泻等感冒症状,大家都很惶恐。

对于她发烧的情况,酒店医护人员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就是打120,去发热门诊;要么就自己先等一天,看看能不能降下去,因为她现在没有症状。医生建议她先不要打120,先等一天。

据郝同学介绍,飞机于26日下午2点落地,机上乘客在工作人员指挥下分批下机,她落地后在飞机上等了5小时才被工作人员安排下机。

“我下飞机时候都已经是晚上7点了”,她说,下机之后大家就开始走排队填表、被工作人员询问、做核酸检测、拍照等流程,然后分批坐大巴去隔离酒店,她一直折腾到晚上12点才进了酒店房间。

“我当时就打电话让他们换床单,这个床单不换的话没有办法睡。刚开始两三通电话答应的好好的,说给我送,结果打到后面之后就说今天送不来了,他们(酒店人员)进不去,让我将就一晚。”

郝同学说,她所在的天津市武清区奥蓝际德商务酒店隔离点卫生状况和配套设施都非常糟糕:墙皮脱落,房间被褥有血迹、尿迹、菜汤等污渍,有人房间的马桶、下水道出现堵塞和反水现象、水龙头流出黄水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