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终于承认新冠病毒比流感更“凶残”


2003年,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ISI)曾作过一份统计,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全球250万-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福奇在“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

发布会上,CNN白宫记者吉姆·阿科斯塔提问,“2月和3月初,你一再淡化病毒的影响,许多美国人感到不满,你对他们想说什么?”

这源于他对防疫专业和学术的执著。他对艾滋病如何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深刻研究,为人类突破这一不治之症带来迄今最大的希望。

这种露骨的、非学术性的攻讦,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

为此他们不惜采用“非科学手段”,即渲染福奇“是民主党人”、他给特朗普的建议“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

他振聋发聩地指出“如果沾沾自喜而不积极采取遏制、缓解措施,确诊数可能大幅上升,甚至达到百万级数”,且警告“疫情不会因夏季到来而自动结束”。

说起福奇,大家或许感到有些陌生。但若是提及前一阵那个站在特朗普身边捂嘴偷笑的男人,或许都还印象颇深。

自里根时代以来,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

两天后,福奇就对《科学》杂志表示“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并无奈地称“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

很显然,在经过一段时间“冲撞”后,特朗普较他的绝大多数保守派“队友”更早、更清晰认识到,此时此刻“遵医嘱”更靠谱、也更符合自己连任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