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彩

                                                                        51彩

                                                                        来源:51彩
                                                                        发稿时间:2020-06-05 10:47:37

                                                                        【环球网报道】在美国白人警察膝盖压颈致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窒息死亡引发全美抗议浪潮后,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5日消息,事发地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当天通过了一项协议,禁止该地警察采用锁喉和其他颈部限制措施。

                                                                        据报道,自2015年以来,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警官曾44次用“锁喉”的动作让人失去知觉。有专家表示,这个数字高得异乎寻常。当地时间4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向此前严厉斥责自己的前任防长詹姆斯?马蒂斯“开火”,这次还带上了前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

                                                                        明尼苏达州人权部门本周也对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是否存在歧视有色人种的问题展开了调查。

                                                                        特朗普接着说道,“要求某人给你一封辞职信,你这样做是出于礼貌,帮助他们保留脸面,因为这样就很难说是你解雇了他们。我确实解雇了詹姆斯?马蒂斯。对奥巴马来说,他一无是处,(所以)奥巴马解雇了他,对我来说,他(同样是)一无是处。”↓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5日报道,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当天召开紧急会议,一致投票赞成立即对该市警察部门进行改革,包括禁止警察使用“锁喉”动作,并要求警察在任何时候看到另一名警官未经授权使用武力时进行干预。该协议将在得到法官的批准后正式生效。

                                                                        特朗普2018年12月20日宣布,时任防长的马蒂斯将在2019年2月底退休。马蒂斯随后宣布,自己因为和特朗普观点不一致而决定辞职。在宣布马蒂斯退休消息的约两周前,特朗普12月8日宣布,时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的凯利将于2018年年底去职。军人出身的凯利曾获特朗普高度赞赏,结果却是高开低走、黯然离场。究其原因,凯利与特朗普并不合拍,也与华盛顿政治圈格格不入。

                                                                        报道称,在5日的一次紧急投票中,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通过了与该市人权部门达成的这项协议。在弗洛伊德死亡后,明尼苏达州人权部门对该市警察局展开了调查。

                                                                        当地时间4日深夜,特朗普发起回击。他在推文中写道,“约翰?凯利不知道我要解雇詹姆斯?马蒂斯,他也不知道我要求(马蒂斯)递交辞职信。我为什么要告诉他(凯利),他(又)不在我的核心圈子,完全被这份工作搞得精疲力尽,(这些人)都是默默离开最终沦为无名之辈。(现在),他们(凯利和马蒂斯)都想回来抢风头!”↓

                                                                        事件发生后乔文被逮捕,面临二级谋杀和过失杀人罪的指控。根据明尼苏达州提交的刑事申诉,另外三名参与拘留弗洛伊德的警官也被解雇,随后被控协助和教唆谋杀。

                                                                        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由于系统性和制度性的种族主义和长期存在的警察问题,黑人、土著和有色人种社区遭受了诸多不公平的待遇。乔治·弗洛伊德在拘留期间的死亡再一次凸显了这种持续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