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总署:3月至今共验放出口疫情防控物资价值102亿


皮埃蒙特市的民防部门起草的文件指出:

随后,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Herd  immunity  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 but is a natural by-product of an epidemic)。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也澄清,“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这是一种科学概念。”(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

有媒体报道,在随后的3月14号,各个领域两百多个专家联名给英国政府写信,要求采取更严厉的社交隔离(social distancing)政策。同时,超过两百名行为科学家要求政府公开更多证据以支持政府所说的“行为疲劳”(behavioural fatigue)。但实际上,这两封信与群体免疫的争论都没有很大关系。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近乎惨烈的方式证明,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唯有团结合作,才能共克时艰。但在西方舆论中,总有人喜欢把疫情政治化,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和污名化,把中国当成“替罪羊”,向中国“甩锅”。

“群体免疫”应该是国内对英国整个疫情防控争议的焦点。这种说法源自3月12号政府发布会上提到的“群体免疫”和13号早上英国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在sky news的采访中回答了“需要60%人感染来达到群体免疫效应”的问题。

“如果情况变得非常特殊,政府将建立标准,衡量患者的疾病康复能力,以便根据资源配置情况对个别病例做出治疗决定。”

“中国原罪论”不值得一驳。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欧洲、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有美国科学家认为,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采用中性的名称,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

辟谣:意大利政府已放弃治疗65岁以上老人?

4月5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9例,其中38例为境外输入病例,1例为本土病例(广东1例);新增死亡病例1例(湖北1例);新增疑似病例10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