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排列3

                                                    一分排列3

                                                    来源:一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6-02 00:31:22

                                                    倪峰:这些年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呈现出一种加剧的态势,这个事情肯定是激化了矛盾。尤其是跟疫情叠加以后,我们看到美国疫情中死的最多的也是黑人,这可能其实也是叠加效应产生的后果。

                                                    教育上的不平等,带来的是就业及薪酬上的不平等。在美国,普通黑人多从事低层服务业。有数据显示,美国黑人的工资是同级白人工资的65%,白领中黑人男子和黑人女子分别只是白人的1/3和1/6。在美国被监禁人员中,黑人男子占37%,死囚中35%是黑人。曾有一个被白人挤掉工作的黑人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当今的美国,生下来是黑人基本上就已经是一种判决,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死刑’判决。”在美国,专门有个词“黑跑”,就是说黑人跑步锻炼接近其他人时,经常会被对方当作劫匪。今年2月23日,25岁的黑人青年阿贝里在佐治亚州格林县一个社区街道上慢跑锻炼时,被白人父子开皮卡追逐并开三枪射杀。两人辩称当时怀疑阿贝里是入室盗窃的窃贼。直到5月初,他们才被警方逮捕入狱。

                                                    抗议者在白宫附近毁坏特勤局车辆(图源:美联社)

                                                    所以,美国社会中的黑人、同情黑人并支持平权运动的白人以及其他族裔,对特朗普非常讨厌。也就是说。他会丢失掉有色人群中相当数量的选票,这一点很明显了。而拜登在表态中很明显是站在街头抗议这一边的。所以现在可以看出来,特朗普和拜登实际上在这次事件中的立场选择也是一种选战。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信和自强

                                                    或进一步强化族裔矛盾加剧趋势

                                                    孙成昊: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也就是说,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

                                                    李海东:现在抗议群体里面还没有产生出来一些像样的领袖式人物。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里边有很多不同的黑人领袖,像马丁·路德·金、马尔科姆等人都是很杰出的精英,懂得策略,懂得斗争。但现在这场抗议运动中还没有出现这种人。所以这就意味着,这场抗议运动持续时间可能不会短,但是会否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抗议运动那样有革新性,可能性不大。但是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另一个原因,就是在现实的生活中,黑人在经济、就业中面临歧视。一些行业中存在着一些隐形的歧视,虽然不公开表达歧视,但是实际政策、实际行动就是一种歧视的后果。所以这些黑人普遍工资低,受教育程度低,就业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