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7-05 07:34:11

                                                通过检测站的行人 。 受访者供图

                                                排队过检测站 。 受访者供图

                                                2018年5月“汉光34号演习”预演,“航特部”在清泉岗基地进行反空机降预演,上兵秦良丰主、副伞未能打开,从400米高空坠落重伤。

                                                “这样的选择是因为相对来说更快一下,否则可能需要等1个多小时,甚至2个小时才能过去。”祝女士无奈的告诉记者,要不然回到家就半夜了,第二天还要起很早去上班,实在是没办法。

                                                综合“东森新闻云”、《中时电子报》等媒体报道,台海总左营分院宣布,5日0点36分,“海军陆战队”士兵蔡博宇的家属同意放弃急救,宣告死亡。蔡博宇在事故发生后失踪2个多小时,比其他人晚2个小时才被寻获,目前仍有2位士兵生命垂危。

                                                有了核酸结果只是一个开始,让祝女士最焦虑的还是每天堵在路上的时间,不管是走路还是开车,到了检测站之后几乎动不了,因为所有车辆和行人都需要挨个排队进行核查。乘公交出行的,有的时候会有检查员上车挨个检查,有的时候则需要公交车上的人一个个下车,然后排队检查,检查完再重新上车,光花在检查站附近的时间就要好久。

                                                2018年6月“汉光34号演习”,一架担任假想敌的F-16战机,坠毁新北市瑞芳山区,飞官吴彦霆殉职。

                                                “可能是由于许多人没有核酸检测证明无法通行,所以现在早上7点出发,还是相对比较通畅的,但是晚上下班不行,6点半下班,8点左右到检测站,回家最早也得近10点,有时更晚。”祝女士发现最近相较最初限制通行的时候人少了一些,但问题是在燕郊居住的人也没办法一直请假或者长时间在家办公,所以陆续都开始做核酸检测,过几天可能又得像最初一样,人挤人了。

                                                “有时候会碰到没有核酸检测报告但是想回家的人,司机会劝他下车。其实并不是赶人,只是就算让他坐车,到了检测站也过不去。”祝女士称,原本还可以一趟车直接到家,虽然住得远,但是整体来看还是比较方便的,但是现在因为拥堵无法通行,无奈之下都选择提早从公交上下车,然后步行走2公里左右到达检测站,排队检查,刷身份证和核酸检测报告,然后过了检测站再打车回家。

                                                当日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2例,分别为新加坡、菲律宾输入(厦门市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