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吉林省高三4月7日开学时间延后 官方:假的!


3月21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一家纪念品商店关闭。 新华社  图

我不能肯定这些事情纽约政府没有做,但是至少从州长的新闻发布会上,我没有看到他提到过这一点。我跟纽约卫生局的人私下交流的反馈也是说其实这些事是没有做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亟需改进的。

澎湃新闻:未来,美国可能出现更多疫情如纽约一样严重的城市和地区吗?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现在最担心的是,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比如说在非洲,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如果非洲疫情暴发,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

我知道一个例子,纽约市某家医院的一些救护员,已经有发热和多项流感样症状,但是未得到检测,也没有做到居家隔离14天,因为医院人手紧缺,仅仅休息几天,就被命令继续工作。这些人员的症状轻微,但可能会传染那些有基础疾病的老龄人群。《纽约时报》最近也有一个报道说纽约警察已有600多人感染,4000多人请病假。

3月29日和30日,杨功焕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独家专访,就美国和纽约疫情的防控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

杨功焕:防控措施其实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围堵,一个是延缓。这两个策略都是有用的,但是时机不同。在病例还不是很多的州,只要很好地发现传染源,有效隔离,切断传播途径,并不一定需要封城和完全停摆就能达到有效切断传播途径的目的。一旦到病例比较多的时候,一定是采取延缓策略。任何一个国家采取的策略,都只能根据自己国家的社会制度、风土民情和文化来决定,不能够完全学哪个国家。

杨功焕:其实纽约的停摆令没有那么严格。比如说地铁只关了几条,公共汽车也还是在开,当然车上人不多。在我家门口,我看到路上的汽车还是挺多的。当然一些不必要的商店是关门了,餐厅也关门了。在纽约市,公共娱乐场所包括大都会博物馆、时代广场、百老汇剧院这些地方都关了。皇后区街上的人也比较少。但是进出纽约州的交通并没有停止。

所以我建议,如果前期把预防隔离措施做得更到位一些,就不会在三周内达到14万人的高峰,而是一两个月以后达到,暴发波峰就会延后。

当然我也不认为韩国的这些措施可以在纽约完全照搬,但是新确诊者的移动轨迹,他们可能接触的人群等必要信息需要告知到纽约市民,只有他们了解到这些情况,知道危险就在身边,依从性才会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