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
来源: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发稿时间:2020-03-31 07:15:36


见到同胞:我终于不是异类了

在德国读书的第二个学期,刚开学一个月,我便订好了2月下旬回国的机票。从那时起,每一天都期盼着和家人团聚,见一见在国内各地的朋友。谁知,一切计划都被这场疫情打乱。

虽然曾与大陆兵戎相见,但郝柏村一直认为根在这边、思乡心切。

郝柏村在《回忆录》自序中说,他所参与过的保台战役,绝非是为了台湾“独立”,保台反“独”是他的终身目标,和平、民主、均富、统一是挡不住的历史巨流。最令他忧心的是,台湾人不认同中华民族,必将带来无穷灾害。

四川:绵阳、凉山、泸州等7市(自治州)9个县(区)2.2万人受灾,3人因构筑物倒塌死亡;900余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900余公顷,其中绝收近100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000余万元。

“我反对台独,但不反对‘台独’公投,但你们敢吗?”郝柏村问道,如果不敢,就证明一切“台独”理论和主张,都是骗取善良台湾人民的选票而已,“‘台独’就是骗局”。

郝柏村学的是炮兵专业,毕业后来到重炮部队。相对于直接与日军搏杀的步兵,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炮兵不在第一线,这或许也是郝柏村没有殉国的原因。不过也有惊险时,1938年底日军攻陷广州。在撤军的过程中,郝柏村所乘的车辆遭日本军机扫射,身边的驾驶员当场牺牲,他也满头是血。伤愈之后,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75年后,他在医院体检时才发现,头骨上竟然还嵌着一枚金属弹片。

检疫完毕,带着健康码,再通过一次边检,顺利出关。从降落到取行李,大约用了三个小时。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出发地也相对安全,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飞机上几百人,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

1999年4月4日,在阔别家乡盐城61年后,无官一身轻的郝柏村与夫人郭婉华带领儿孙、亲友50多人首次返乡祭祖。一个甲子的光阴,飘泊在外的游子终于归来。在父母坟前,郝柏村长跪不起,泪流满面。

3月16日以后,德国终于采取了关闭边境的措施,也下令限制人们出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电视上对全国人民讲话,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人面临的最难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