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28

                                                      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7 17:01:25

                                                      此外,她还提出,目前传染病防控的体制机制中有一些不太衔接,比如疾控部门肩负着监测、预警传染病的职责,但它是一个事业性单位,遇到疫情要向上级层层汇报,却没有向当地政府汇报的权限。建议赋予疾控部门向政府报告传染病疫情的权限。

                                                      王江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记者,目前就国内总体的疫情形势已经基本得到了控制,局部还有一点问题,但是全世界的疫情还没有平息,中国疫情的平息与其加大了对危害疫情防控行为的执法司法力度、严格执行《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律法规,动员全社会力量予以配合分不开。但是国际上一些政客,却推卸疫情防控不力的责任,没有做到有效防控。

                                                      当日,多位特区政府官员也到街站参与签名,呼吁市民支持涉港国安立法,停止“黑暴”和“揽炒”,让香港早日重回正轨。他们为街站义工朋友们打气加油,现场气氛热烈,市民情绪高涨。路透社记者: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各国的经济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不少国家的政府出台了数万亿美元的财政和货币措施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产生的冲击。我注意到,今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设定今年GDP增速,根据路透社的测算,政府工作报告中出台的财政措施约占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4%,这个规模比一些经济学家的预期要有所低,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首次出现了几十年以来的收缩。未来几个月,中方是否会出台更大规模的刺激措施?从更长远看,中方是否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应对全球疫情持续蔓延和不断紧张的中美关系?

                                                      传染病防控关口应前移 传染病预警发布主体应扩大到副省级等城市

                                                      应赋予疾控部门向政府报告传染病疫情权限

                                                      王江滨表示,在传染病防控的视野下,分级诊疗和提升基层医务工作者传染病防控意识具有独特价值。如果在传染病暴发期,基层医院能够截留一部分病人,就不至于让病人都涌入大医院,增加了人们感染的可能性。她建议加强分级诊疗,增加基层综合性医院隔离病房的设置。新华社香港5月26日电 香港市民积极踊跃支持全国人大涉港国安立法。截至26日晚9时,共有超过110万名市民参与街站和网上联署的“撑国安立法”签名行动。

                                                      李克强:这次规模性政策筹措的资金可以说分两大块,一块就是新增赤字和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共两万亿元。还有另外更大的一块,就是减免社保费,有的国家叫工薪税,动用失业保险结存,推动国有商业银行让利,自然垄断性企业降价,以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这一块加起来比前一块,大概是它的两倍。而且我们是要推动这些资金用于保就业、民生和市场主体,支撑居民的收入。这和我们现在全部居民收入40多万亿的总盘子相比,它的比例是两位数以上。

                                                      同时,王江滨还提出,传染病防控要关口前移。王江滨说,疫情期间虽然4万多名医务人员全力驰援武汉,但这实际上已经是疫情防控的最后一道防线。动员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联防联控机制,才是把传染病防控机制关口前移的重要举措。一个方面是发布传染病预警的主体要从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扩大到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甚至地级市,为传染病的瞬息万变,以及分秒必争的防控赢得最宝贵的时间,并提高一定人口规模城市传染病防控工作的责任以及被问责机制。

                                                      李克强:你刚才说到有反映我们出台的政策规模低于预期,但是我也听到很多方面的反映,认为我们出台的规模性政策还是有力度的。应该说应对这场冲击,我们既要把握力度,还要把握时机。在新冠疫情蔓延的时候,我们也出台了一些政策,但是当时复工复产还在推进中,复业复市还受阻,一些政策下去不可能完全落地,很多人都待在家里。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积累了经验,正是根据前期的经验,也是判断当前的形势,我们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推出了一个规模性的政策举措,应该说是有力度的。

                                                      为防止医疗机构在疫情中推诿病人,耽搁患者的生命。王江滨建议在《传染病防治法》中增加“综合性医疗机构或普通医疗机构应当对传染病、疑似传染病以及尚未完成传染病筛查程序的病人,提供医疗救护,现场救援”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