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牺牲灭火英雄遗体回乡 小城万人相迎:英雄走好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报道称,自愿献血的40名无症状患者已经引起了研究人员的兴趣,因为从他们部分人的血液中检测到了抗体。研究人员拟用已产生抗体的血浆治疗重症患者。接下来,研究人员还将调查疫情重灾区的所有献血者的血浆。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据爱尔兰官方通报,截至4月5日,爱尔兰新增确诊病例390例,累计确诊患者已达4994人,158名患者死亡。中新网4月6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意大利北部小镇采血站近日爆出,该采血站在对60名献血者进行病毒筛检中,发现40名献血者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均为无症状患者。

当地时间3月23日,意大利米兰东南部的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正在为感染新冠状肺炎的重症患者治疗。

意大利医学专家表示,尽管目前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紧急状况,卫生部门依然欢迎民众自愿无偿献血。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